点击关闭

一个服务-当前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都加入了外卖配送员的行当

  • 时间:

【安徽公布开学时间】

在我們看到大多數人都幹起來外賣小哥的時候,而另一方面則是萬物皆可外賣的登場。近日,為了幫扶實體企業,北京市與美團達成“實體書店+美團平臺計劃”的產業協同框架協議,這72家實體書店成為首批入駐美團的實體書店。

第三,外賣市場的用戶粘性將會繼續下去。特殊的宅家態勢讓原先不太可能接受外賣的中老年人也逐漸熟悉了外賣的模式,並且在多次使用之後逐漸熟悉了這樣的方式,這對於外賣市場來說將會是一次非常難得的用戶教育過程,而且很大程度上的用戶教育是幾乎免費的,由於大家都宅在家中,家裡的年輕人有充分的時間教會家裡的老人使用外賣,即使我們取得了勝利,一部分中老年人將會恢復到之前的線下消費狀態中去,但是還是會有一部分人逐漸熟悉使用外賣,形成了外賣產業的用戶留存,再加上一些外賣本身的折扣優勢,將會幫助老年人進一步使用,這樣的用戶粘性和用戶教育是難得並且成功的,外賣的確規模不會始終那麼大,但是其也不會回到春節之前那麼小了,一定程度的擴大將會是大勢所趨。

很多人都在說這樣的外賣幾乎成為了無所不能的巨無霸,這樣的外賣未來到底該怎麼看?

可以說,這次的黑天鵝成就了外賣產業,但是也讓更多人會願意入局,外賣新的一輪大戰可能就要開始了。

說起整個外賣產業,這個產業的發展幾乎就見證了中國O2O市場的興起,早期的外賣基本上就是起源於部分餐飲店的外送服務,一般情況下都是餐飲店自己做周邊一些居民或者寫字樓的外賣生意,大部分時候都是自營的模式,直到餓了麽的出現,才開始了由平臺服務提供外賣小哥和信息對接的模式,這種模式的出現開啟了一個全新的外賣時代。之後,外賣產業經歷了美團、餓了麽和百度外賣的三國殺,最終以百度外賣被收購落下帷幕,成為了當前的外賣市場中美團與餓了麽雙寡頭的外賣格局,直到今天。

根據36氪最近的報道,2月下旬,根據BOSS直聘和店長直聘聯合發佈的藍領復工進度觀察,生產製造、生活服務業、供應鏈物流三大最藍領最集中領域復工進度還不到往年的56%,安心記人事3月初的問卷調查則顯示,還剩”36%的藍領仍在老家沒找到工作”。但半個月過去,事情再起起變化——根據《財新》報道,疫情肆虐的歐洲影響了中國貿易的市場,很多工廠訂單“被要求晚交付或被取消”。

美團平臺為這些書店提供門店周圍3至10公里範圍內的即時配送服務,消費者下單後,最快可30分鐘送達。這項業務由美團閃購團隊負責。除北京的72家實體書店外,在上海也已有三家書店上線美團平臺,其中包括有70年曆史,位於上海福州路上的外文書店。外文書店店內有六七萬種現貨,目前外賣平臺可以下單的圖書數量有限,首批上線了50本熱門暢銷書。

首先,一切工種都成外賣小哥估計是暫時性現象。當前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都加入了外賣配送員的行當,最重要的原因是很多線下服務的第三產業從業者,由於暫時無法開工為了生活會選擇加入外賣小哥的行業,再加上外賣的需求量井噴,大量的外賣訂單需求和外賣運力不足的矛盾,從而讓外賣成為了吸納當前勞動力最大的產業之一。

但是無論是井噴的外賣需求還是其他產業無法復工的事實,其實都只是當前的暫時性現象,隨著防控逐漸取得成效,我們看到湖北都已經有了令人可喜的消息傳來,只要我們能夠在防輸入層面堅守住並且取得成功的話,那麼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中國各行各業恢復正常經營狀態將會是大勢所趨,那麼這個時候外賣的需求也就會出現一定程度的下降,外賣的從業人口也會一定程度降低,這都是很有可能出現的現象,所以一切工種都成外賣小哥將會是暫時性的。

服務業招聘公司鬥米聯合創始人趙冰介紹,在2月17日復工之後,公司每天交付數百人,以運力相關行業為主,絕大部分集中在北上廣深等一二線城市,近期零售類崗位慢慢放量,餐飲類用工需求依然進展緩慢。

如果沒有此次讓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黑天鵝事件的話,那麼外賣市場將會呈現出一個緩慢增長擴大的過程,品類從外賣到生鮮再到藥品,所送的東西開始逐漸變成以跑腿為核心的配送業務,但是這個速度並不會太快,但是當前的黑天鵝將外賣產業前所未有的加速了,原先只是年輕人群體和都市白領因為工作繁忙所使用的外賣,如今已經成為了被社會各界普遍採用的服務,一方面,在線下服務業無法完全恢復的時候,一切工種都可以變成外賣小哥,另一方面,任何產品只要允許都可外賣。這就是外賣當前的現狀,那麼外賣的未來會怎麼樣呢?

鬥米在半個月時間里已經為10餘家新零售公司輸送幾千名員工。復工後,一家大型新零售公司發來需求,鬥米動用了數千萬人才庫,通過短信、App push和電話機器人聯繫C端用戶,匹配附近的用工需求。與此同時,鬥米還積極聯繫零售餐飲類的客戶,問詢是否有就近共享員工的意願。

二、外賣的未來到底該怎麼看?

據美團統計,從疫情爆發至3月18日,美團外賣新增了約33.6萬騎手,其中超過37%來自生活服務業,這也是最大來源,包括餐飲、健身等等。在一條相關新聞的抖音短視頻下,不少評論者表示自己屬於7.5萬人中的一個,除了阿偉這樣的健身教練,還有暫時炒不了菜的大廚、不能上班的跆拳道館經理,以及不少代駕也表示要加入。

其次,一切皆可外賣一旦形成將很難更改。原先我們預計的是,外賣產業不斷將傳統業態O2O化將會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正如同大量的社區中的夫妻老婆店短時間內是難以被取代的一樣,一切皆可外賣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過程,估計會一點點一批批的完成,這個速度不會太慢也不會太快,畢竟之前的外賣市場發展已經呈現出逐漸降速的特征了,所以之後循序漸進式的改變當前的零售業態才是可能的方向。然而,這一切都被突如其來的黑天鵝給徹底打破,原先在短時間內不太可能被外賣化的業態被快速外賣化,但是這種改變可能是不可逆的了,一旦大家習慣了外賣的好處之後,再想退回到之前的狀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件了。正如同當所有人都習慣了移動支付之後,只要讓大家開始用現金,估摸著很多人都會覺得難受,也就是這個道理。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江瀚視野觀察。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每日一句該忘記的早就忘記,該留下的永遠留下。答應我,忍住你的痛苦,不發一言,穿過這整座城市。——海子 《太陽和野花》

當前,中國人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超長全民寒假,更有一次讓人記憶深刻的互聯網流量井噴,在這場互聯網的狂歡之中,估計外賣產業是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產業,在的大家都不能出門的日子里,外賣幾乎成為了大多數人日常生活的最愛,但是也正是外賣產業的高速發展,讓我們看到了一個任何人都可成為外賣小哥,而萬物皆可外賣的巨大市場,這個市場之後到底會何去何從呢?

一、萬物皆可外賣的巨大市場